李文淵命理改名

術數師之風-玄學論壇(2013 生肖運程, 風水 ,玄學 ,占卜 ,算命, 改名)

 找回密码
 「註冊」
搜索
热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算命師比賽八字起盤紫微斗數起盤聯絡我們
查看: 18649|回复: 3

被判死刑的女巫-莫娜 [复制链接]

Rank: 4

聲望
772 點
風幣
8448 元
存款
0 元
在线时间
276 小时
阅读权限
8
帖子
498
积分
772
UID
8567
发表于 2011-9-16 12:06:14 |显示全部楼层


1994年12月23日,彭亨淡馬魯高庭在控方傳召69名證人供證及經過38天的審訊後,終於有了裁決,判定巫師夫婦阿芬迪與莫娜及他們的徒弟朱萊尼表面罪名成立,3名被告須出庭自辯。

這一日,身為第一被告的朱萊尼在法庭上開始爆料,述說殺人經過。他聲稱是受到阿芬迪及莫娜的唆使而將馬茲蘭活活砍死。

在自辯的過程中,朱萊尼直指是受到阿芬迪及莫娜的指示殺死馬茲蘭,而不是他自己的決定。

稱迷糊狀態中幹案

朱萊尼也聲稱在案發期間,他一直身不由己,處於迷糊狀態中,直至案發20天後(1993年7月22日)他在勞勿警局被警方押著會見義父阿芬迪,被義父輕拍肩膀才甦醒過來,並想起一切所發生的事。

以下是朱萊尼自辯的證詞摘錄(第一人稱):“在1993年7月2日的前一個星期,阿芬迪和莫娜告訴我,他們準備要殺死拿督馬茲蘭,同時吩咐我在勞勿的烏魯洞木屋打點一切。

過後,莫娜叫我在屋內挖掘一個洞坑,阿芬迪則叫我磨好一把斧頭。

在我磨著斧頭時,阿芬迪和莫娜則個別磨好一把巴冷刀,然後叫我作好準備等候馬茲蘭的到來。

7月2日晚上10時許,馬茲蘭親自駕車載著阿芬迪來到木屋,當時屋內已有3個人,包括我、莫娜及他們的女兒瑪芝迪雅娜。

當拿督和阿芬迪抵步時,我前去打開籬笆大門。首先進入屋子的是阿芬迪,他直接進入一間施法的房間。

當拿督步入屋後,莫娜告訴拿督說,阿芬迪已在房裡等著他。

手上拿著公事包的拿督進入施法房間,而我則走去廚房。

當時我聽到阿芬迪與拿督在談話。阿芬迪說:“拿督,躺下來吧!等下你會聽到神奇的聲音說:有那麼多錢將會掉下來。”

拿督回答:“哥,我不能……忍耐久久的。”阿芬迪答說:“一下子吧了!”

不久,阿芬迪從房間跑出來,拿督隨後也跟著出來。

這時,在場的莫娜問拿督有沒有拿布匹,拿督回答在車裡。於是,拿督跑去車上拿布匹,返回屋子時又拿了一朵胡姬花
交給莫娜。

接著,阿芬迪脫掉自己的上衣,換上布匹,然後拿了一張被單及兩個枕頭進入沖涼房。

這個時候,莫娜也叫拿督把衣褲脫掉,只穿上布匹和內褲進入沖涼房。

當時沖涼房裡亮著燈,並插著一根臘燭。

阿芬迪囑咐須砍得準

馬茲蘭躺下時,莫娜站在拿督頭部的地方,手上握著胡姬花放在胸前,阿芬迪則坐在莫娜的身旁。

當阿芬迪坐下時,他用手遮著拿督的眼睛,接著起身關掉電燈,點燃臘燭,然後坐回原位。這時阿芬迪再次用手遮著拿督的眼睛,招手叫我過去。

當我正要跑上前時,瑪芝迪雅娜突然在夢中醒過來。阿芬迪連忙起身跑去安慰女兒,並哄她再回房睡覺。

過後,阿芬迪走來跟我說:“砍切時一定要準,不要砍錯位置,否則的話,我們都完蛋了!”

阿芬迪坐回原位,再用手遮著拿督的眼睛。

我拿起斧頭對準拿督的頸項砍了三次,拿督的頭跟著切斷。阿芬迪和莫娜站起身時,阿芬迪叫我將屍體砍成一塊塊,然後和莫娜一起離開沖涼房。

過後莫娜進入沖涼房洗澡,而阿芬迪則進入施法房間。當阿芬迪手中拿出一個信封從房間出來時,我問他如何處置拿督的屍體。

他表示要問莫娜,然後出來告訴我說:“媽說,把屍體埋掉算了!”

阿芬迪從房間裡拿了180令吉給我,並對我說他將會和莫娜及女兒到吉隆坡,要一個星期後才會回來。

當阿芬迪駕著拿督的馬賽地和莫娜及女兒離開後,我把門關上,拿了一個大水盆把肢解後的屍塊裝進水盆裡。當時,我都不知道屍體被砍了多少塊。

我把裝好的屍塊倒入事先挖好的洞坑裡及封好,第二天我在洞口打上一層洋灰封蓋洞口。

埋好屍體後,我回到沖涼房把所有的衣物,如被單、枕頭與布等全部拿到屋後燒掉,過後我再到沖涼房把血跡清洗。

我沖過涼後,上床睡覺之前看了看時鐘,當時的時間是凌晨大約1時30分。”

光明日報/KP話當年‧文:曾錦標‧2010.11.28




朱萊尼自辯受巫師夫婦唆使‧砍拿督頭分屍埋洞穴


殺人後巫師夫婦瘋狂購物
12.5萬現金買車面不改容

警方展开连环式挖尸行动,在三个不同地区分别挖出时任峇都达南区州议员拿督马兹兰的18块碎尸、陈金安夫妇及孩子各别的6块碎尸及女佣依玛的残肢之后,已掌握巫师夫妇阿芬迪及莫娜的杀人证据,同时也查悉涉案者包括这对巫师夫妇的徒弟朱莱尼。

从7月2日马兹兰遇害(碎尸于7月22日在劳勿的乌鲁洞挖出)、陈金安一家三口被杀(碎尸于7月30日在甘马挽挖出)至巫师女佣依玛失踪(残肢于8月14日全部寻获),这连串的碎尸案都已有了答案。

1993年9月3日,阿芬迪(时年36岁)、莫娜(时年37岁)及朱莱尼(时年23岁)被警方押上劳勿推事庭过堂,并于10月26日展开初审。朱莱尼被列为第一被告,阿芬迪为第二被告,莫娜是第三被告。

他们面对的控状指他们于1993年7月2日晚上11时至7月13日晚上9时半之间,在劳勿乌鲁洞一间无门牌屋子,共同意图谋杀马兹兰,触犯刑事法典第302条文,罪成是死刑。

巫师夫妇被带上庭时,引起人头攒动,数以千计的人潮争睹莫娜的“风采”。在初审的13天里,她的一举一止,一颦一笑,都成为记者笔下描述的重点。她每次出庭,经常给人“惊艳”的观感,一时戴着金光闪闪的耳环,一时穿上缀上发亮珠片的上衣。

当时有报导如此形容:莫娜是永远的主角!

从7月2日马兹兰被杀至巫师夫妇等人于7月20日被捕的18天期间,莫娜夫妇的行踪都引起极大的关注。在这段逃亡的日子里,他们倒底做了啥事?

首先引起关注的事项,是与钱财有关。马兹兰在遇害之前的7月2日下午2时至3时半之间,在吉隆坡三间银行分别以4张支票从本身的户头兑现总值29万8850令吉的现款,而户头尚存的款项只剩下3018令吉69仙。

这笔钜款,都落在阿芬迪和莫娜的手中。而在他们杀人后逃亡的日子里,他们就利用这些钱,疯狂的购物,出手之阔绰,令人乍舌。

7月3日上午7时半许,阿芬迪和莫娜大清早就带着女儿来到吉隆坡半山芭一家车行,表示有意购买一辆280型马赛地。

车行的职员开价12万8000令吉,惟表明车行内暂时没有存货,必须要到马六甲的总行取车。莫娜讨价还价,最终同意以12万5000令吉成交,在没有看清楚要买的货色,就当场以现款支付5000令吉订金。

较后,巫师一家三口由车行职员载往马六甲,莫娜看了车后表示非常喜欢,即刻以12万令吉付清。当她拿出每张都是一千令吉面额的大钞时,车行的职员对她的豪气也感到惊愕。这辆马赛地的车牌是MU280。

莫娜这时表示想买一架手提电话,车行职员特地带她到附近一家电话店。原本售价1万1000令吉的ATUR 450(010)手机,在阿芬迪要求之下,终以1万500令吉成交。

7月3日的下午时分,莫娜在阿芬迪陪同下来到吉隆坡安邦购物中心一家金店,以现款买了值1万1380令吉的金饰。随后的7月7日和7月20日,她两度重回这家金店,分别再买了值6520令吉及1020令吉的金饰。

7月9日,莫娜这回出现在首邦一间家具店,以现款1万1800令吉买了一套沙发和厨柜,接着于7月10日,她又在首邦一间电器店,买了值4769令吉的电视及录影机等各种电器。

莫娜很爱美,7月15日她特地同善医院为脸部、额头及鼻子施行整型外料手术,花了1万3000余令吉。

这对巫师夫妇忙着疯狂购物之际,也联同阿兹米(阿芬迪的兄长)及东姑耶也(莫娜的兄长)在律师楼办理割名手续,以将马兹兰名下的三块地皮,割名到他们于7月5日才买下来的一间公司。

阿芬迪也雄心勃勃想搞二手车车行,7月8日他与莫娜租车前往劳勿途中,游说一名豪华德士司机入股,并要求司机脱售马兹兰的马赛地房车时,终于露出了破绽。也因为这辆车牌CAA5115的马赛地曝光,让警方能够迅速破案!

下周预告:淡马鲁高庭经过38天的审讯后,裁决巫师夫妇及徒弟表面罪名成立,必须出庭自辩。

身为第一被告的朱莱尼在法庭上述说杀人经过时,声称是受到巫师夫妇的唆使而将马兹兰活活砍死的。





1993年7月2日的晚上,時任峇都達南區州議員拿督馬茲蘭在一對巫師夫婦與7歲小女孩陪同下,駕車離開巫統勞勿區部辦事處。

自此之後,馬茲蘭音訊全無,似乎在人間消失了!

當晚大約9時30分,馬茲蘭曾撥電話給住在關丹的妻子說:“我現在在勞勿,我會儘量在今晚趕回來,如果來不及的話,我會在明天才回來……”。

這是馬茲蘭聯絡家人時所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沒有人再看到他的蹤影,電話也一直聯絡不上。

他的巫統同志也在尋找他,因為黨選就要來臨,多次重要會議及集會他都沒有出席。當時擔任巫統勞勿區署理主席的馬茲蘭,一直都雄心勃勃,覬覦區部主席之職,他是沒有理由不顧他的支持者而去的。

巫師夫婦齊失蹤身兼彭州發展機構屬下巴斯迪公司主席的馬茲蘭,近日也沒有出席公司的會議,而他的失蹤,也在彭州的州行政議會上提出討論。

沒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失蹤,即使時任州務大臣卡立耶谷也不知他的行蹤。當被記者追問時,他只能打官腔回答:兩三天內,他就會出現了!

約兩個星期後的7月17日,馬茲蘭的家人終於向警方報案。翌日7月18日,巫統勞勿區部主席與代表也向警方報案,要求追查馬茲蘭的下落。

警方調查得悉,當晚與馬茲蘭一起失蹤的巫師夫婦,身份證實是阿芬迪與瑪芝娜,又名莫娜。陪同的小女孩,乃是這對夫婦的小女兒。

馬茲蘭平日駕駛的藍色馬賽地230房車(車牌CAA5115)及阿芬迪使用的朱古力色本田比露轎車(車牌DCL5588)也同時下落不明。

房車下落不明彭州警察總部的刑事組探員在極力追查這4人及轎車的下落之餘,刑事主任也召開記者會公佈有關的情節,希望公眾能夠提供情報。

就在新聞刊登在7月20日晚報的當晚約10時45分,一名駕駛豪華德士的司機突然現身在吉隆坡諧街警局,而他當時駕著的一輛藍色馬賽地,車牌正是CAA5115。

這名德士司機陳德成是於傍晚約7時30分,看了晚報後赫然得知他手中持有的馬賽地竟是屬於馬茲蘭,才知道事情非同小可,立刻到警局投報。

原來,早在7月8日上午,陳德成接到電話受指示前往吉隆坡的華都酒店載客。當時上車的4人就是巫師阿芬迪、莫娜、東姑雅亞(莫娜的兄長)及小女兒瑪茲迪雅娜。

陳德成載著這4人,於上午10時許離開酒店,目的地是彭亨勞勿的烏魯洞。經過約兩個多小時車程,他們於中午時分抵達烏魯洞一間未建竣的住屋。

阿芬迪夫婦在屋內逗留約半小時,期間陳德成看到一名青年騎坐摩多離開住屋(事後證實這名青年是阿芬迪的徒弟朱萊尼)。過後,陳德成受指示載他們返回吉隆坡。

在歸途中,阿芬迪談起汽車買賣之事,聲稱有一名拿督在賭場豪賭輸了大筆錢,欠下他及一家金融公司約9萬令吉的債務。

謊稱拿督急切脫售馬賽地阿芬迪還告訴陳德成,指這名拿督急切要脫售一輛馬賽地還債,所以希望陳德成能介紹顧客買下該輛馬賽地,並約定陳德成在御苑酒店的大廳見面。

晚上9時許,陳德成依約在御苑酒店的咖啡座會見阿芬迪,不久莫娜與小女兒也出現在場。兩人談得相當投契,阿芬迪表示有意經營二手車買賣生意,並邀請陳德成合股。

兩人達成協議,同意將脫售該輛馬賽地的其中7萬令吉攤還給金融公司,剩下的2萬令吉當作兩人日後合作買賣二手車的資本。

阿芬迪也當場拿出9張面額1000令吉的大鈔交給陳德成,以示誠意。隨後兩人再前往華都酒店的地下停車場,視察該輛車牌CAA5115的馬賽地。

翌日早上,陳德成帶備車輛割名表格、銷售單據、買賣授權表格及汽車流動電話割名表格等,到御苑酒店會見阿芬迪。約4分鐘後,阿芬迪拿著四份簽了名的表格交給陳德成,過後尚交出一張屬於馬茲蘭的正本身份證讓陳德成複印。

陳德成的“奇遇”,成為警方破案的重要線索,而阿芬迪等人隨後紛紛落網。


碎屍案之巫師夫婦

巫師夫婦賣車露破綻
落網領警挖18塊碎屍

1993年7月20日傍晚,豪华德士司机陈德成买了一份晚报,在翻阅之时赫然看到一则报导,指警方正在寻找一辆失踪的马赛地,而这辆车牌CAA5115的马赛地,正是巫师芬迪托他脱手出售的。

陈德成心知不妙,立刻带着12天前阿芬迪签署的四份割名手续表格及复印身份证等,驾着该辆马赛地赶到街谐警局报案,当时已是晚上10时多。

时任峇都达南区州议员拿督马兹兰连同他的一辆马赛地同时失踪的案件,警方早在二三天前已接到两份投报,全国警局也受促提高警愓。陈德成突然现身,说出失踪马赛地的下落,立时为警方带来破案的头绪。

谐街警局的当值警官不敢怠慢,立刻通知有关单位,再联络旺沙玛珠的警区主任,尽速采取行动。

当晚11时45分许,旺沙玛珠警区主任慕沙奥玛亲自出马,带领一批警员赶抵旺沙玛珠第五区一间住宅,顺利将屋内的巫师阿芬迪(时年36岁)、其妻子莫娜(时年37岁)、两名女儿及阿兹米等五人,全部押返警局调查。与此同时,警方也将一辆车牌MU280的马赛地,驾返警局备案。

过后,警队再返回阿芬迪的住宅搜查,起获的物品包括华都及御苑酒店的账单、阿芬迪及莫娜的国际护照、由移民局发出的两本紧急出国证件、朱莱尼及另三人的复印身份证、一本阿芬迪的93年记事簿,内夹着一张马兹兰的照片及一本支票簿及一些土地申请表格及土地买卖合约等。

警方依照搜获的名单展开追踪,查出朱莱尼((阿芬迪的徒弟)早于7月13日被扣押在劳勿警局。他被扣留的原因,是因他神智不清、双眼充水及语无伦次而被警方怀疑吸毒。

由于案情严重,此案交给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的绑票专案小组负责调查。这个小组的主任达比尔副警监即刻采取行动,于7月21日大清早联络负责调查马兹兰失踪案的警官,以掌握更详尽的案情。

7月21日下午6时许,达比尔向阿芬迪录取口供,终于从阿芬迪口中得知马兹兰已经遇害了。阿芬迪也承认已把马兹兰的尸体埋在他屋后的洞穴,并表示可以带领警方到场挖取。

达比尔立刻请示上司,然后漏夜于晚上约10时率领一队警员,押着阿芬迪驱车出发。经过约四个多小时的车程,他们抵达距离劳勿约55公里外的乌鲁洞时,已是翌日凌晨约2时15分。

阿芬迪带着警队到屋后的一间上锁的储物室。当警员破门而入后,阿芬迪指着已经铺上洋灰及一个隆起的地方,表示马兹兰的尸体就是埋在地下。

达比尔指挥随队的6名警员进行挖掘,当挖到大约5尺深时,果然看到一些人类的肢体。为慎重起见,达比尔下令停止挖掘,并当场拨电话联络吉隆坡中央医院的拉曼法医,要求他即刻赶来现场。当时已是凌晨约3时20分。

大清早约7时45分,拉曼法医从吉隆坡赶抵现场,在聆听汇报后继续展开挖掘行动。在这个约4尺乘约6尺半宽的洞穴里,警员在深约5尺处挖到零零碎碎的人类肢体,但却不见死者的头颅。

在警员协助下,拉曼法医亲自跳落洞穴继续挖掘,结果再取出死者的颈部、手部、脚部,而死者的头颅终在约5尺半深处寻获。

全部肢体于早上9时45分取出,一共是18块。拉曼法医将这些碎尸根据位置排列,发现除了睾丸之外,几乎所有的部位都没有缺少。

据这名资深法医推断,马兹兰是在仰卧的情况下,被类似斧头的重型利器砍断头颅,导致身首异处而死。

当绑票专案小组的警员处理着挖尸的工作时,劳勿警区主任也亲自押着朱莱尼来到现场。

当时有传言指朱莱尼乃是马兹兰的义子,两人是在四个多月前相识。随着马兹兰的尸体被挖出的第二天,原本被疑涉及吸毒案的朱莱尼,也于7月23日被警方正式逮捕协助调查马兹兰的命案。

下周预告:在追查巫师夫妇的罪状期间,警方又有惊人揭露,在登嘉楼州甘马挽附近16英里外的两个甘榜挖起华裔青年陈金安一家三口的碎尸,而杀人的动机据称是为了进行血祭,以人命来修练巫术成果。


巫師夫婦涉案多宗
警再挖一家三口碎屍

时任峇都达南区州议员拿督马兹兰证实被人杀害,砍成18块埋尸在约6尺深的洞穴里,而涉嫌杀人的巫师夫妇阿芬迪及莫娜,也于1993年7月27与另两名嫌犯被警方押上法庭,申请7天的延长扣留令。

较早之前,阿芬迪的徒弟朱莱尼已被劳勿警方逮捕,扣押在劳勿警局接受进一步的调查。

在追查巫师夫妇的罪状期间,警方又有惊人揭露。原本居住在巴生直落昂的陈金安(时年26岁)与太太廖宝宣(时年25岁)及一名五个多月大的孩子,被发现分别埋尸在登嘉楼州甘马挽附近16英里外的两个甘榜。

陈金安一家三口都是被人杀死后,分别砍成6截埋在一个6尺深的洞穴,而杀人的动机,据称乃是为了进行血祭,以人命来修练巫术成果。

1993年7月30日,警方在巫师阿芬迪带领之下,拉队前往甘榜柏里斯墨拉卡一个油粽园,分别在上午9时及下午5时30分,挖出陈金安及廖宝宣的碎尸。

在傍晚6时30分,警队再前往约两公里外的甘榜迪迪安柏拉雍,挖出另一具约五个月大的婴孩骷髅。

大约两年多前(1991年),陈金安一家住在直落昂,他在姐姐开设的一间板厂做帮工。当时,阿芬迪与莫娜住在巴生斯里安达拉斯花园。

在一次运送木板的过程中,陈金安结识了这对巫师夫妇。莫娜曾在陈氏夫妇面前表演刀枪不入的巫术,而从这日开始,陈氏夫妇对这对巫师夫妇敬若天神,变成亦师亦友的关系。

陈金安一边工作,一边学巫术。有一次他送木板给一家餐馆时,向餐馆老板收清所欠的账目,因为他已准备跟随巫师夫妇到彭亨州发展。

过后不久,陈金安一家三口,离开了直落昂。当他们的行踪被发现时,却身在登嘉楼,而且已成为一堆碎尸及骷髅了。

巴生直落昂一带的村民,对阿芬迪与莫娜并不陌生,因为这对巫师夫妇的举止及行为,令到许多居民又惊又怕。

住在巴生期间,阿芬迪与莫娜开班授徒。一些村民追述说,莫娜传授马来武术时俨如跳艳舞,她身穿三点式衣裳,邪里邪气的令许多学武者心猿意马。

有些村民甚至形容莫娜爱吃黑狗、黑猫及乌鸦肉,而且也强迫学员照做。虽然这对巫师夫妇的居所是木屋,但是他们出入都以豪华汽车代步,外表看来非富则贵。

初时,村民尚相当敬重阿芬迪及莫娜的巫师地位。不过,自从莫娜的怪诞行为令村民毛骨悚然后,村民都敬而远之。逐渐的,巫师夫妇不再受欢迎,而约两年后他们离开直落昂,一起离去者包括陈金安夫妇与孩子。

陈金安一家三口的遗体,终于在1993年8月5日由家属领出送往吉隆坡千佛寺火化。初时有关当局误认陈金安已皈依回教,警方也一度阻延出殡,过后证实陈氏夫妇并无皈依记录后,才获准火化。

究竟有多少人惨遭阿芬迪和莫娜的毒手?警方一直努力不懈的追查,当时有消息指除了马兹兰及陈金安一家三口之外,尚有至少5人死在这对巫师夫妇手上。

1993年8月6日,警方在劳勿挖出3块人类碎肉后,于8月14日再展开第三次的挖尸行动。

这次是由阿芬迪的徒弟朱莱尼带队,领警方到直落昂一个椰林挖出一些人体组织。随后,警方再拉队到双溪毛糯附近一个回教坟场挖出死者的腿骨。

从三个地区挖出的碎尸,证实是属于一名失踪的马来女郎依玛(时年32岁)。她也是碎尸案中的第5名受害者。

依玛是于1992年1月24日在巴生一间超级市场失踪。过后,警方接获投报在班达马兰发现一具无头、无右脚和无左手的碎尸,并证实死者就是依玛。想不到一年多之后,警方终寻获她的躯体其他部位。

警方证实5人被杀后,尚有4人行踪不明。事后,其中一名曾为巫师夫妇打工而失踪的女佣,现身报平安,惟另外3名也曾为巫师夫妇打工的女佣,失踪后再也没有消息,是死是活都无法追查了。

警方展开的连环式挖尸行动,终掌握足够的杀人证据。1993年9月3日,巫师夫妇及徒弟被控上劳勿法庭,面对共同意图谋杀马兹兰的罪状,罪成唯一刑罚是死刑。



莫娜以教導健康舞為名,結識不少名流婦女,也藉此欺騙富商的金錢。


瑪茲蘭被肢解18段, 埋在5尺深地底下
updated:2001-11-02 21:16:40 MYT


(吉隆坡2日訊)當年哄動一時的彭亨州議員馬芝蘭碎屍案的藏屍屋,是位於彭亨州距離烏魯洞20公里的甘榜峇魯亞士。

馬芝蘭的屍體是被肢解18段後,埋在上述屋子貯藏室深約5尺的地底下。


有關屋子坐落在聯邦土地統一及復興局的園坵附近,屋子不遠處就是一個橡膠林,可說是一個遠離人煙的地方。

該屋子的地段是屬於馬茲蘭所擁有的,因為附近就是拉達加隆瀑布和擁有小河,馬茲蘭原本有意用來發展為旅遊區,不過後來卻讓阿芬迪和莫娜夫婦入住。

莫娜曾在該半磚木的屋子外飼養80隻蛋鴨,命案發生時警方也在屋子內尋獲相信屬於馬茲蘭的自衛鎗、4枚子彈、數把利刀、巫術祭品如木偶、長針、酸柑、栳葉,甚至代表華印泰民族的神像。

而5年前,《星洲日報》記者曾到有關屋子觀察,當年屋子外已長滿了高達7至8公尺的茅草,同時屋子也淹滿了溪水。

屋子內零亂不堪,用具毀不成形,同時屋子內作為辦公室地方,也有被燒毀過的痕跡。

(星洲日報‧2001/11/02)


“魔娜”妖芒四射, 碎屍不眨眼‧鴉貓肉當餐
updated:2001-11-02 20:45:11 MYT

魔女莫娜終於難逃一死,證明了“魔力”敵不過“法律”!

提起莫娜這位“女巫”,人們想到的不外是她的妖艷、殘酷、陰沉、淫蕩和貪婪。


她的“法庭服裝秀”曾經讓人眼花撩亂,那時的莫娜給人的感覺是“妖”多過“艷”,甚至坐牢裡的時候,都已傳出許多莫娜的“妖言”,連獄卒都不敢靠近莫娜的牢門,深怕“妖氣上身”,足見妖女莫娜的恐怖形象。

不知是否配合其女巫的形象,莫娜在69天的審訊中最常穿的是黑色衣服,代表其神秘詭異的一生,而她“真空”上庭的作風,往往引來庭裡庭外的喝倒采聲,而她卻展示一貫的笑容。

不過,她的笑容並沒有增添人民對她的同情分,反之,不禁令人聯想到她眼看著其義子“手起頭落”的砍下馬茲蘭的頭顱時,是否也展開同樣的笑容。

精通黑武術的莫娜在入獄後最愛展示笑容,在未入獄前,卻最愛顯露其“身手”,曾開設馬來劍術班及傳統治療中心的莫娜,專愛強迫學員嗜食黑狗、黑貓及烏鴉肉,而治療中心所做的服務便是利用她的“靈手”來醫治男性的性病及驅魔。

其實,這些中心的開設真正的用途便是為了吸引更多追隨她的人,以便能讓她的夫婿阿芬迪在黑巫術界尋求更高法力的新境界,傳聞練功者必須活剁9個人才能提升法力,因此,在馬茲蘭一案揭發後,警方曾先後3次到其住所進行挖屍行動,並發現一些人皮及碎骨,促使村民對莫娜曾居住過的地方都退避三尺。

所謂虎毒不食子,女巫也是一位偉大的母親,當她得知她7歲的女兒在沒有人撫養的情況下將被送往福利部時,不禁掉下傷心的眼淚,還有她對阿芬迪的深情也感動了法官,批准每個星期有半個小時的見面的機會,以慰她倆的相思之苦。

但是,從她倆殺害馬茲蘭後還能逍遙的駕著馬賽地到吉隆坡花天酒地,殘酷的把屍體砍成18截,無論是為錢或為提升法力,這對夫婦都應該承受“貪”字為她們帶來的後果,從高庭、上訴庭、聯邦法院至彭亨州蘇丹也無法赦免她們的死罪看來,在共享榮華富貴後,她倆也同年同月同日共赴黃泉。

(光明日報‧2001/11/02)
歡迎各位註冊!!
傅梓量

Rank: 4

聲望
772 點
風幣
8448 元
存款
0 元
在线时间
276 小时
阅读权限
8
帖子
498
积分
772
UID
8567
发表于 2011-9-16 12:12:35 |显示全部楼层
李文淵命理改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聲望
442 點
風幣
5543 元
存款
0 元
在线时间
966 小时
阅读权限
7
帖子
596
积分
442
UID
29394
发表于 2013-7-6 15:54:07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谢谢分享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Archiver|手機版|術數師之風

GMT+8, 2019-12-10 19:02 , Processed in 0.07741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